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mlzw1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1962年的两则日记  

2012-03-13 11:04:27|  分类: 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1962年的两则日记

李宗伟

长河岁月,往事犹新。这是我1962年在红星一场学校任教时写的两则日记。

 

3月31日   星期六  访问兰生俊

今天下午队日活动,我带领一、二中队的少先队员访问场畜牧标兵、兵团二级劳动模范兰生俊。

队伍要出发了,突然狂风大作,灰沙飞舞,路看不清了,队旗举不起了,刚走了没几步,后面的几个小同学被风刮得直打趔趄。胡玉文的帽子被风吹掉了,怎么也追不上,要不是一个沙包阻挡,不知吹到什么地方留作纪念了。

风越来越大,刮得人睁不开眼睛,喘不过起来,沙子打在脸上生痛,耳朵里,脖子里,填满了灰沙,队员们躬身弯腰吃力地前进着……

在这种情况下,我调转了队伍,背风靠拢站好,问大家:“风这么大,怎么办?”队员们怀着渴望见一位英雄人物的激情,异口同声地说:“没有困难!一会儿就到了。”看到这种情形,我内心有说不出的高兴。

队伍继续前进着,上气不接下气地唱着队歌前进着。

队伍刚进养畜队,兰生俊已站在大风中迎接这些小客人们。事前约好是参观他的羊圈,离羊圈还有一段路,因为风大,他就领队员们先到队俱乐部歇歇。途中飞沙闭眼,队员们不认识兰叔叔,我也未作介绍。

到了俱乐部,队员们擦了擦眼圈灰尘,挖陶了填满耳朵里的灰沙,振作了精神。兰叔叔望着大家直笑。我给队员们介绍:“这就是我们要访问的兰叔叔。”大家望着这位身穿上篮下黄衣服,头戴一顶破军帽,脚穿不一样的两只鞋,都有些惊讶!大家争先恐后地呼叫:“兰叔叔好!”“兰叔叔好!”

兰叔叔说:“同学们好!我看到你们这些活泼可爱的孩子,多么令人羡慕啊!”他回忆自己心酸的童年说:“我小时候想念书,除非是做梦。我从七岁就给地主家放牛羊,到十七八岁也没有吃过一口羊肉,还经常挨打受气。1949年我参军的第一天,领导指示宰羊招待我们几个回民,这是我第一次吃羊肉,当时我是多么感激啊!我只有把对旧社会的仇恨记在心间,好好为党工作。”

队员们要兰叔叔给大家讲放羊的情况。他看到大家有些累,就到食堂提来开水说:“你们先喝点水,待会,我带你们到羊圈再说。”一说到羊圈,大家都急得跳了起来。

风渐渐小了。到了羊圈,同学们都抢着抱那些活泼可爱的小羊羔。有的同学好奇地问兰叔叔:“你说这300多只小羊羔,晚上大羊回来,小羊都能认识妈妈吗?”“能。”兰叔叔介绍:刚生下来,有的母羊不认羔,我就帮助认。你们看这些羊羔都一样,其实它们总有不同的地方,就像你们每个人的脸面总有些不同之处。根据不同的特点,就羊羔起名字,如顶光毛、花眉头、迷迷嘴、笑天鼻……母羊熟悉了各自孩子的特点,就会找到小羊。

队员们听得入了迷,都赞扬兰叔叔的工作真细致啊!

接着,根据羊羔大小参观了“大班”、“小班”,还有“哺乳班”,这是给缺奶的母羊羊羔专门补营养的。还有一个“病号班”,里面只有6个病号,兰叔叔说:“它们都快出院了。”惹得大家哈哈笑起来。

队员们每到一个“班”里,小羊羔都聚集欢迎,还发出“喕,喕,喕!……”的叫声。队员们也兴高采烈地“喕,喕!”打招呼。有得还抱起可爱的羊羔对它伸舌头,它还用头顶你的嘴巴,这些羊羔多么惹人爱啊!临走出羊圈时,它们又都拥到门栏边高声叫唤,表示欢送。

风停了,雾散了,队员们都热情地向兰叔叔告别:“兰叔叔再见!”但大家内心还是恋恋不舍,走远了,还不时回头看看这戈壁滩上的明珠——羊圈。兰叔叔依然站在羊圈门前,目送大家远去。

在返校途中,队员们叽叽咋咋,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兰叔叔勤劳简朴本色。有的说:“兰叔叔抱羊羔,像抱自己的孩子一样,抚摸亲亲。”有的说:“兰叔叔真简朴,帽子都开了花,穿的鞋子也不一样。”还有的说:“兰叔叔分‘大班’、‘小班’管理羊羔,和我们学校的‘一年级’、‘二年级”一样,他没上过学,可办法真多啊!”我说:“兰叔叔没有文化,可他是个官啊!”大家莫名其妙地追问:“什么官?”“羊倌。”大家很惊讶,怪不得他办法那么多。两个小时的采访,使队员们深受教育。

天放晴了,路边的红杏绿柳,散发着沁香。我们重新整理好队伍,举起队旗,高唱“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……”返回了学校。

 

4月3日  星期二  “护送”

从中午开始,刮风了。到下午3时,风越刮越大,还加杂几滴小雨,天气突然变冷了。为了使孩子们既不受冻,又能安全回家,黄校长召集老师们开会研究“护送”。

会议确定:先由附近同学回家借棉衣给远处同学穿;离家远的九八四油库、一连、二连东羊圈等单位学生分别由教师护送回家。我和韩逢祥老师负责护送一连和红光车站同学。一连单位大,学生多,路途远,又是迎着西北风回家,困难较大。

不大工夫,场部和化工厂的同学给一连同学送来了棉衣。我们把各班一连和红光车站的学生集合在大教室,穿好棉衣,于下午4点出发。

刚出学校没有几步,同学们就聚集一团,有的被大风刮得东倒西歪,漫天遍野什么也看不见,灰沙一个劲儿往眼睛里填,迎面疾风真不好走啊!我用哨声调转了同学,让他们手拉着手,大风背退或停止走动,待风稍轻可以侧身行进。

过铁路时,地势高,又是沙梁风口地带,强大的暴风沙一股一股显威似地刮来,同学们跟风浪搏斗,几次都很难冲上铁路,更担心有过往火车。当时,我领头,韩老师断后,一个接一个总算冲上了铁路,但风更狂了,沙石猛向脸上阵阵喷射而来,打得生疼生疼,大同学都背身弯下了腰,小的已经嗷嗷哭了起来。幸好勉强跨过铁轨,大家低头弯腰,一窝蜂似的把我和韩老师围起来,再也无力前进了。

狂风使劲地刮着,沙石用力地喷打,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正在这时,两个大同学拖着两个小同学连拉带抱冲过了铁路。好险啊!没多久,一列火车(货车)自西向东驶去,火车汽笛声与风声混杂怪叫,大家都提心吊胆……

近前一看,是张玉祿和曹正琦。他俩是护送东场两个小同学回家,身上的棉衣也脱给了他们,自己却冻得够呛,又来帮助护送一连小同学。

当时,我头疼得厉害,昏昏沉沉,这两位同学的行为教育了我,我随手背起阎清泉,让其他同学手牵手与风浪搏斗前行。韩老师亦背起一个小同学,张玉祿和曹正琦轮换背一个小同学。我们四人背三个小的,时间长了,路途较远,还有一些小同学情绪低落,背风围拢不动。我故意逗笑说:“你们看侯玲玲的嘴巴像吃了炒面一样,多有福气啊!”几阵笑话,鼓励大家继续顶风前进。虽说我当时浑身发冷发热发痛,可小同学压在背上热乎乎的,心里却是暖洋洋的。

经过一场战斗,终于战胜了风暴,把孩子们安全送回家。阎光明、侯太升等几位家长准备风小一点去学校接孩子,没有想到我们已经送回家,感激之情溢于言表……

我和韩老师、张玉祿、曹正琦又都收回棉衣返校。天已经黑了,黄校长和其他老师等候我们的汇报后,才放宽心,各自回家。

翌日晨,天晴了,太阳出来了,遥望天山,白雪皑皑,雪线下降;条田里麦苗泛青,大地一片葱绿。联想昨日疾风细雨,飞沙走石,护送学生的情景,欣然命笔,赋诗一首:

播 春

雪霁天山气象新,亦风亦雨亦多情。

莫抛岁月轻沙石,插天耕地自种春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