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hmlzw1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回忆录  

2012-01-27 15:15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连长木工”,可不是连长干木工活,而是连长不愿当,愿意当木工。红星一场学校正需要这样的木工。

1984年起,学校实行人事管理制度改革,后勤工人全部实行生产承包。总务主任自动干勤杂活,管理员烧水拉电铃,会计当了业余手扶驾驶员,想用一个保管兼木工的,就是没有合适人选。保管暂且由总务主任王本兰兼了,需要做木工,就必须请高价木匠。

就在学校缺保管木工的时候,一连副连长刘志孝找校长说,他可以干这个工作。对这个30开外的共产党员,校长是非常了解的:人品好,脾气倔,无私心,肯出力,又会一手木工活,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人选了。

“你这不是开玩笑嘛?场党委要提拔你当连长了……”,校长的话还未说完他就接上来:“我是说真的,不是开玩笑。你是了解我的,我就是不会做人的工作,当个副手,干点具体事还可以,主管全连生产哪能呢?……”。

思想不通,只好组织服从。85年刘志孝当连长了。临上任时,他一再向党委提出要求,也是他的决心:只干一年。

这一年确实不错,全连人均收入跃居全场首位,也是全局的富余连队之一,应该说刘连长领导是有方的。可刘连长感到他这一年最窝囊,家家户户都承包了,他除了联系机车、放放水,跑跑腿,什么具体事也没做。只要有人一提起一连的成绩,他总是笑笑说:“这是天时、地利、人和嘛!”年终决算完毕,他接连向场党委打了几次报告,不当连长。

86年初春,刘志孝正式从学校总务主任手中接过了库房钥匙,抡起了木工房的板斧,成了堂堂正正的保管木工,师生们都称他是“连长木工”。

刚上任的“连长木工”刘志孝三天之后,和总务主任王本兰给校长汇报他们的工作想法。

“校长,你的愿望和想法是可以实现的。”王本兰笑呵呵地说,“刘连长一来,要我介绍情况,我领他转遍了各个教室。他可细心了,把各种规格的课桌,凳子都量过了,按照新旧好坏,高低宽窄,作了详细统计。根据教导处提供的学生人数,新学年开学时,也就是九月六日庆祝建校三十周年前夕,小学都搬进新校舍,我们可以配备齐新桌椅。一部分只需用石膏把桌面抹平,刷上漆就可以;一部分摇头晃脑,就得加楔;一部分桌面实在不行,就把它翻个过,还有一些折胳膊断腿的,就给它重新换上……”

“可现在……”校长知道王本兰是火性子,讲起话来有激情,总是滔滔不绝,有条有理,善于表达,刘志孝只好借口传言。本来是想耐着性子听下去,可这么大的工作量,不得不插嘴,“可现在”三个字刚出口,就被王本兰顶了过去。

“现在,时间短,任务大,而且旧课桌学生还用着,对吗?你放心,刘连长的办法是:先把堆积在库房里的那些破旧桌椅拆二合一,甚至拆四合一,做出几套新的,这不就把学生坐的坏桌椅换下来修理嘛?按放暑假把坏的修好,学生一走就可以分类调配,抹面油漆。”

“这不就没问题了嘛?”

“不,有问题。”王本兰认真地说,“正因为有问题,我们也想了办法,是否可行,请校长决定。”

他们做了详细周密的核对,按学生人数,光修旧是不够的,还需做五十套新课桌。桌面和底板、厢框可以用拆散的旧课桌拼凑,就是腿子、撑子和凳面木料是无法解决的,去冬伐树准备的木料还是湿家伙,时间紧得很,转眼就到五月,人手少,又缺资金。刘志孝的主意是,湿木料利用烧砖窑出砖的空闲时间去烘烤,不花钱。做新课桌,他找了一个知己的技术较好的木匠,说是情愿给学校帮忙,每套只付十一元工钱。全部油漆活,总务处自己干。预计做新修旧共二百二十套桌椅,至少可节约三千一百元。这样的好买卖,校长当然是求之不得。不过虽然说雇了个廉价木匠,校长还是担心刘志孝的压力太大,怕不好完成。

“你尽管放心,校长。我是相信刘连长的,杂七杂八的跑腿差事我包了,让他全力修桌椅”。王本兰说的这些,校长是相信的。因为王本兰在一连当副指导员时,刘志孝当副连长,他们是老搭档了。

一个人的理想得一实现,他的力量和作用是无法估量的。刘志孝家刚搬到新居,屋里堆得一塌糊涂,修小伙房,垒猪圈等许多家务活都等着他干,可他每天泡在木工房里,总是很晚很晚才回家。有一次,爱人热着放凉了的饭菜,心疼地说:“你不顾家,还得顾顾自个的身子,总得按时吃饭嘛!”“你噜嗦啥,我是干公家活回得晚了,又不是闲玩。你为公家活也可回来晚点嘛!”从他这个倔人口里冲出的大道理,爱人还能说什么呢!

“连长木工”的到来,使学校后勤一班人的工作生气勃勃,自己动手修缮桌椅的工期将提前于八月一日完成。这是纪念三十周年校庆的最好礼物。

学生放暑假了,气温上升到43,这对油漆桌椅来说,更是难得的好时节,可教室里似蒸笼一般热,散发出的油漆味,浑身的汗腥味,闷热呛人,难以透气。总务主任、管理员、会计和“连长木工”一齐上阵,为了抓住这好时机,他们汗流浃背地坚持着,怕汗水流进眼里,不时地用油漆手去擦,甚至苍蝇捣乱也得去抹。渴得受不了了,就随手一拳砸个西瓜蛋解渴,弄得满脸是油泥和瓜汁,个个都成了“猪八戒”。

校长看到这情景,又感激,又心疼,劝他们该休息就休息,弄点好瓜吃吃。

王本兰说:“你这个校长最能算账,这会就不行了。干这样的活,就这样的手,哪能有时间用刀杀大瓜,只好啃西瓜蛋。”她还说了一段顺口溜:“西瓜蛋,真方便,又解渴,又省钱……”说得大家哈哈大笑。

刷油漆他们都是门外汉,有些旧桌纹硬,木质脱落,块状式的线条深印,石膏难以修补,刷过油漆象断了垄的地面,凹凸不平,非常难看,只好打掉桌面翻修。经过反复实践,他们掌握了各种木质性能,对于打泥抹面,调色配漆,都很熟练自如,基本上成了内行。

每当收工时,可就热闹了!衣服上的油漆就甭提了,脸上的油漆怎么也洗不掉,只好用汽油擦洗,搞不好经常出现汽油滴进眼睛里,烧得火辣辣疼,可摆在大家眼前的,是自己漆成柔和色彩的漂亮的桌椅,心里都感到甜丝丝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